海陵清风·海安廉政网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清风文苑 > 以案说纪 > 正文

跌入“朋友圈”的陷阱 ——海安县高新区(海安镇)胡集街道原党委书记、主任吉顺平忏悔书

2015-10-15 09:52 来源:未知 作者:海陵清风点击: 字体:
   基本情况:吉顺平,男,1961年4月生,大专文化,1985年5月参加工作,1995年7月入党,原任海安县高新区(海安镇)胡集街道党委书记、主任。2014年8月28日,海安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吉顺平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,没收违法所得185000元人民币。
 
   侥幸心理埋病根
 
   2005年,当我收受刘某第一笔人民币时,我心跳加快,坐立不安,当时不敢收、也不要,他坚决给,我先后不少于4次把这笔同我无关钱退回去。他的态度很坚决说:“只有你我知道,其他人是不会知道的,你手头紧你先拿着用吧。”晚上回来我也很怕,不敢讲,一直到现在我老婆都不知道,这笔钱我收下了,心里总是不得平静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主动请他吃饭,下班后请他洗澡,当我为他用去一部分钱以后,想想他还是我的朋友,而且我实实在在帮了他,我想这辈子刘某不说谁会知道,我也就渐渐把它忘了,也就不当回事了。
   2007年,张某送钱到我家,我看那家伙实足一副大老板样子,拿出2万元放在我包里,当时我想能收刘某的钱,就能收你的钱,你老板比刘某大,你平时吃一顿就几千元,你的工地我到得最多,一有矛盾我得立即到场解决,有时要处理到深夜才回来,凭什么这样对你,不是我,你工程一停会给你造成多大损失,你应该是知道的。想到这里,我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这笔钱,从张某出事后,我一直坐立不安,担心拿了他的钱会被人发现。
   这事近6年来也没有被人发现,我的胆子大起来,到我出事一共多次收受他人钱财。一直认为老板送钱是应该的,他们工程上大小问题的解决,我不管多忙,只要一个电话都能及时赶到现场,迅速解决矛盾,确保他们正常施工。他们总是非常感动,他们总认为我为他们做了实事,在工程奖金拨付上都能按合同规定及时到位。当卢某等人出事后,当时我基本没有当回事,总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,收人家的钱,又不帮人家办事,到办公室还拿出一副十足官相,当他们出事后外面传言更多了,更难听了。我也曾经背后说过他们,不应该这样做,拿了人家钱,就得帮人家办事,那时我真想把自己毛病改一下,把人家的钱退回去,从此不收人家1分钱。但转念一想我马上退二线了,也收不到了,就不退了吧,正是基于这样的侥幸心理,我才有了今天的下场。
 
   东窗事发噩梦醒
 
   3月27日,我被县纪委带到办案点,纪委领导首先问我,为什么把你带来,都跟我讲得很详细,组织上掌握我的违纪行为,并要我在规定时间内讲问题,时间到了,大门就会关上。当领导拿着“两规”表格让我填写时,我认为“完了”,但我仍然强装不怕的样子,心想:没有问到我怕什么。在接下来20多天里,对组织的教育我是能听一点听一点,不高兴就不听,假装睡觉,再不高兴还发脾气,从不配合他们工作,总认为他们在一起整我。我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打死我也不讲,看你们能我怎么样。
   纪委的同志每天苦口婆心对我进行教育帮助,我就是听不进去,把组织和同志都“得罪”了,现在真“后悔”。纪检的同志们和我谈话都非常认真,他们例举了大量的事例,都是真人真事,左一遍、右一遍讲给我听,分析给我听,我就是听不进,分析我的存在问题,我更是听不进去。现在想想,当时真傻,为什么不能冷静,我明知道组织同志都在帮我,让我把问题讲出来,让我争取宽大处理、从轻处理,仍就是不服气,总是认为他们每个人都在整我,置我于死地,现在真后悔,当时真不该,只能表达一句心里话:真对不起各位。
   我母亲今年82岁,目前还是我们生产队群众代表,因为我父亲去世早,56岁就离开我们,我父母亲26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我们每逢节假日都得回家,我母亲都要说三句,当听到外面有人出事了,她更加要说,叫我们在外面不能出事,出事了对不起我们这个家庭,说我目前在我们姓吉的中间官最大,要是出事了我们都无脸见人啊,真是可怜,天下父母亲,母亲没有听你的话,真对不起您。
   我老婆常对我说:“在外面不许拿人家一分钱,我们家子女都工作了,不缺小钱用,在外面工作不能出事,要奉公守法。”我老婆至今也不相信我会出事,因为我收来的钱大都花在买一些小商品、纪念品、陪朋友吃饭喝酒上,我不能每次都叫朋友花钱,自己也得花钱招待他们。本来我想退二线后,陪老婆和小孩子一起多玩玩,享受天伦之乐,可是命运就是这样,真对不起老婆,如果我当初听了你的话,我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。
   回顾这段时间自己的表现,尤其出现不想说、不敢说的常态表现,主要动机:一怕失去退二线工资待遇;二怕坐牢。监狱的铁窗生涯,总是无法去想多可怕,这种生活我无法过,因此一心想逃避。再者,怎么面对家人、亲朋、好友、领导、同事,怎么向他们交待,真是无脸见人。
   通过组织同志不厌其烦地教育疏导、案例分析,我认识到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我内心世界十分复杂、心态严重失衡,法律知识掌握很不够。我在第一次拿人家钱时心里还是十分不安,但有了一次二次,就有第三次、第四次……到后来我就习以为常了。尤其是把集体奖金私自借出给他人使用,真是不学法不懂法,原则性不强,自己犯错误都不知道,事情暴露后仍然存在侥幸心理,直到出事了还不敢去面对,内心一心想逃避,总认为只要自己不说,纪委无法认定的,总认为送钱的都是我的朋友,他们不会说的。我总觉得在他们的事上我花精力很多,但他们总比我富裕很多,因此我心理上很不平衡。虽然我内心看不起他们,但生活上又羡慕他们,他们向我送钱物时,我总认为我们不是一般关系,而是所谓的“朋友”关系。现在想想,这种朋友关系是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基础上,我分管此工作,他才这样做的,当你不分管时,他又是怎样做的,这些老板能信吗?
   我受党教育几十年,自己还拿着一份工资,帮人家办事就拿人家钱这是不允许的严重违纪,是实在不应该这样做的,没有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,这样做对不起党和人民的培养,回想起来,真是后悔。
 
   防线失守教训多
 
   一是学习不够,法律意识淡薄。今年我54岁了,自己认为退二线了,不需要学习了,即使学习也是应付,平常凭自己工作经验办事。最近几年根本没有把廉政教育放在心上,有时学习还找借口不参加,根本没有真正的意识到什么,办事原则性不强,法律意识淡薄,严重辜负了党和人民的培养和期望。工作马虎,关键时刻抓不到点子上,没有按党纪条规来办事,放松了对人生观、世界观的改造,关键时刻没有守好自己的底线,连自己犯下什么错误都稀里糊涂。
   二是交友不慎丧失原则。这几年来无原则交朋友,养成了一个坏习惯,什么人都交,和他们经常一起玩,陪他们吃喝,他们给我钱物时,我就误认为我们不是一般关系,变成所谓的“朋友”关系,而这种“朋友”关系是建立在相互利用上。社会上一些“混混”,当他看中你在这个位置上的利用价值时,他就会主动跟你热乎,他们是运用我手中的权力为他们办事,让他们谋取钱财,搞一些不正当的收益,这样怎么能不犯错误呀,我犯错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交友不慎。
   三是不吸取教训,心存侥幸。在我做有些事,都想打擦边球,认为只要做得隐蔽,知情者不讲,组织上是不可能发现的,把前途命运都寄托在行贿者的身上。事实证明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像金仁楼、丁兆华等人都是血的教训,是自身价值观扭曲的结果。
 

(责任编辑:海陵清风)

返回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